一品江山_第二章 兄弟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二章 兄弟 (第1/3页)

  他从来不是拖泥带水的人,既已打定主意把自个当成陈三郎,便不再闭眼装死。刚要开口说话,便听到‘吼噜噜’一阵轰鸣,原来是从早晨到现在粒米未进,肚子打起了鼓。

  “这么黑,”他不禁脸上发烧,看左右一片黑洞洞,只能瞧到隐约两团小小的身影:“怎么不点灯?”

  “三哥莫是忘了?”两团身影愣了一会儿,较大的五郎瓮声道:“前后晌你去要过,大娘娘直是不给,还惨骂你咧。”

  “靠……”他,也就是陈三郎不禁火气上涌道:“这是虐待未成年啊!”

  “何乃未成年?”

  “就是你们这样的!”陈三郎没好气道。

  “那你呢?”

  “这倒霉孩子,哪壶不开提……”

  陈三郎对这个世界,也是心怀畏惧,他还没做好跟外人打交道的准备,决定今晚先摸黑凑合着,横竖不会把筷子捅到鼻孔里吧?

  “有吃的么?”

  “有,有。”娃娃的心最敏感,察觉到他恢复正常,两个孩子也放松下来,小六郎马上狗皮膏药似的粘上来。陈三郎这次没把他推开,任其靠在自己膝上。

  五郎递给他一块锥形的物事。陈三郎接过来捏一捏,应该是块粗粮饼子,不禁自嘲的苦笑:‘这下指定捅不着鼻孔了。’便试探着咬一口,也不知是谷糠还是麦麸所制,反正口中喉中皆是粗粝的异物感,不禁皱眉道:“这能吃么?”

  “能吃……”五郎瓮声道:“后晌就吃这个。”

  “靠……”陈三郎郁闷的骂一声,但实在饿得狠了,也只能硬咽,却直翻白眼也咽不下去,嘶声道:“水……”

  六郎便颤巍巍的端着一只大碗到他面前。

  陈三郎接过来,猛喝两口才把嘴里的吃食交待,这才发觉水是出奇的清澈甘甜,这让他郁闷的心稍感安慰。

  就着水把一块饼子吃完,陈三郎还觉着饿,下意识问道:“还有么?”

  “有。”五郎又从怀里掏出一块。

  “谢谢……”陈三郎接过来又吃下去,谁知非但没有满足,反而饥饿感如cháo水般涌来,就像饿了几十天一样:“还……有么?”

  “有。”这下答话的是小六郎,他也把一块饼子递到三哥手里。

  陈三郎拿过来咬一口,才猛然醒悟,自己许是吃了他俩的食物,登时老脸发烫道:“还有什么能吃的,我是说,你们吃了么?”

  他吐字一含糊,两个孩子就听着费劲了,半晌才醒悟过来,五郎摇头道:“再没了,这三块饼子,还是鲁大叔偷着送来的呢。”

  “有,我还有!”小六郎献宝似的捧一把东西到三郎面前。陈三郎捻一个,似乎是蚕豆,不由喜道:“你从哪儿弄的?”

  “三哥给我采的呀……”小六郎细声细气道:“你忘了么?”

  陈三郎送到口中一尝,竟是生的,赶紧吐掉道:“这个得煮熟了再吃,不然有毒!”

  “一直在吃啊……”小六郎捻起一个,送到嘴里嘎嘣起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