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品江山_第七章 眉山寻父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七章 眉山寻父 (第1/3页)

  被赶出家门足足四十天后,三郎兄弟三个,终于回到了从小居住的四合院。

  只是回来的方式太过凄惨,他们被一押送进院,然后关在柴房中。

  本来小六郎是不用关的,可他死死抱着三郎,哭得撕心裂肺,陈三郎也担心他们会虐待弟弟,便也紧紧抱住六郎,分都分不开。最后,只好把他也关进去。

  从窝棚到柴房,其实环境是更好了,至少这里宽敞,不那么压抑憋闷。

  顾不上为自己的命运担忧,陈三郎仔细为五郎和六郎检查身体。两个孩子似乎都问题不大,只是jīng神有些萎靡。这种情况,一般人只会以为是惊吓过度,但陈三郎仔细望闻问切,发现两个孩子都受了不同程度的内伤。

  ‘内伤’,并非只出现在于武侠小说,在真实世界中,也一样存在,便是所谓的‘伤瘀变病’——各类软组织损伤及其后遗症,有可能会瘀闭人体要穴,令外伤变为内伤,绵延数年而不愈,甚至会引起暴夭或者残疾。

  小六郎的伤要轻,只是颈椎有些错位,三郎给他做了个复位,便解除了小家伙的隐患。五郎的麻烦要大些,因为他后脑着地,虽然地面是泥土,但也震荡伤到了后脑,引发了轻度的脑震荡。

  中医认为此乃脑络损伤,产生瘀阻引起的,针灸最为对症,但没那条件,只能用推拿代替。他让五郎取坐势,先站在五郎背后,用两手拇指,自上而下交替抹其颈部两侧胸锁rǔ突肌。然后一手扶住他的前额,另一手用拿法自前发际至枕后往返,随后拿他的风池、脑空穴。

  再转到身前,两手拇指分别抹印堂,按晴明,抹迎香、承浆;接着再用拇指偏峰推角孙穴,交替进行;再用双手掌根对按枕后,用掌法拍击囟门,最后双手互搓,滚烫后五郎热敷头顶,一次结束治疗。

  做完一切,三郎感到有些疲惫,但探到五郎的脉象平稳许多,还是深感欣慰,只要再推拿几次,就不会留下病根。

  三郎闭目养神一会儿,才考虑起自己的处境……老虔婆肯定不会善罢甘休,但那么多人在场,对自己用私刑的可能不大。八成会把自己送官府吧。听那几个雇工在上说,‘卑幼殴尊长’是重罪,是要刺配充军的。

  一想到要成为戏文里的贼配军,脸上还得刺上金印,三郎就头皮发炸。他看‘贼配军大全’《水浒传》,感觉那样的人生彻底变成灰sè,要想快活,除了落草为寇没有别的出。

  ‘不要啊……’三郎不禁一阵嘴里发苦,他还不想一辈子就这么毁了。

  若是逃跑呢?那更糟糕!就连十岁的孩子都知道,这年代若没有官府开的引,你就寸步难行。贼配军还有zì yóu可期,要是当了逃人,就得一辈子躲到深山老林了……

  留下来前景悲惨,逃又逃不得,三郎一下体会到了大宋朝的法网森严,不遑于后世。他不是内裤外穿的超人,也没有崂山道士的穿墙术,更不是穿越了就能横着走的小说主角。在庞大的王权社会中,个人实在太渺小了……

  然而陈三郎并不后悔自己的冲动,如果重来一次,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