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品江山_第八章 苏氏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八章 苏氏 (第1/3页)

  “正是苏家。”门一打开,一位身着上粉下绿sè襦裙,腰系淡粉绸带,头绾双罗髻的温婉少女,亭亭玉立在陈忱面前,柔声问道:“不知这位书生何事光降?”

  “这位小娘子请了,”陈二郎仅看她一眼,忙低下头道:“小生姓陈,青神县人士,家父字公弼,因家中有事来眉山,特来贵府相寻,不知在否……”他平时也不算笨,不知怎地,今rì说起话来,却夹缠不清。

  “你是陈世叔的公子吧,”好在那少女够聪慧,能听明白他的意,掩口一笑道:“那就是陈世兄了,快请进吧,陈世叔就在后院与家父作文呢。”

  那女孩儿的声音,如西湖暖风般柔美可亲,抚平了陈二郎心里的惊忧惶恐,却让他心跳陡然加快,赶紧凝神静气,整整衣冠,跟着少女走进院去。

  院里的池塘边站着两个小男孩,大的仈jiǔ岁,小的七八岁,正在专心的斗草。宋人好赌,老少皆然。这斗草之戏,又分武斗文斗,一般男孩玩武斗,女孩玩文斗。武斗最是简单,盖立chūn草长之时,寻找中意的草叶,互相角力,坚韧者胜,折断者败。

  两个男孩的姐姐领着玩,自然是文斗。早些时候,她带着妹妹到临街的园子里,采来了一大把各sè花草,养在个水盆中,和两个弟弟斗戏……要求以对仗的形式互报草名,谁认识的草种多,对仗的水平高,坚持到最后,谁便赢。

  做姐姐的,主要是为了寓教于乐,自然不会跟弟弟去逞能。于是两个小男孩顶起了牛,

  这个拿起一根柳枝道:‘我有观音柳’。那个便拿起一根松枝对:‘我有罗汉松。’那个再拿一根说:‘我有铃儿草’,另一个便说‘我有鼓子花’。这个再说:‘我有金盏草’,那个便满不在乎道:“这是玉簪花”……

  那姐姐领着陈忱进来时,正逢大弟拿起一支道:“我有兄弟花。”

  “这怎么叫兄弟花?”小弟傻眼了:“明明是chūn梅么。”

  “你看梅开一枝,有上有下,就像咱俩,一母所出,我先你后。可不就是兄弟花么。”大弟振振有词道。

  “这么个兄弟花啊,那我这个……”小弟在盆中找了找,拿起一支并蒂穗道:“这个是夫妻穗。”

  两人振振有词,惹得一边的六七岁小妹咯咯直笑道:“依你们这么说,花开得一大一小,就叫‘老子儿子花’,若两朵花背着开可叫‘仇人花’喽?”

  说得两个哥哥满面通红,大些的笑着跑过来拧妹妹的嘴,于是两人追逐起来,小妹看到大姐,忙跑过去撒娇道:“姊姊,看大哥又欺负我。”

  “别闹了,没看有人么?”大姐歉意的朝陈忱一笑道:“世兄见笑了。”

  “没有,没有,令弟妹才敏捷,那个天真烂漫。”陈忱有些结巴道:“小生十分羡慕。”他发窘的样子,惹得那小妹吃吃直笑。

  大姐瞪她一眼,让两个弟弟引人去堂就坐,自己则领着妹妹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