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品江山_第十九章 关扑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十九章 关扑 (第1/3页)

  哭着喊着,满地打滚求票票啊……)-

  接下来几天,陈希亮都早出晚归,回来后满身疲惫,但对孩子们的功课丝毫不放松,不管多晚多累,都要亲自检查进度,并对疑难之处进行讲解。

  陈恪也每天都往外窜,二郎拦都拦不住。眼看着自己回书院的rì子就要到了,他觉着有必要跟弟弟好好谈一谈了。

  这天陈希亮前脚出门,陈恪后脚又要跟上,却被陈忱一把拉住:“你先别走。”

  “又要出去干什么?”陈忱板着脸道。

  “不是和你说了么,有事儿。”陈恪甩开他的手,却也站住了。

  “到底什么事?”陈忱狐疑道:“整天神秘兮兮的,问你也不说。”

  “还不是时候,”陈恪道:“到时候我第一个告诉你。”

  “不行,今天就得跟我说。”陈忱却坚持道:“我马上就要回书院了,你这样整天不着家,五郎和六郎怎么办?你自己出了危险怎么办?”

  “唉,好吧……”陈恪没办法,只好说实话道:“我这几天出去,是调查欠我们钱的那几家去了。”

  “调查他们……”陈忱难以置信道:“你想干什么?”

  “废话,要钱呗!”陈恪撇撇嘴道:“欠债还钱,天经地义!”

  “胡闹!”陈忱却气愤道:“爹爹都要不回来,你个小孩子家家的,凭什么跟人家要?!”说着一副语重心长的大人样道:“三郎,这几天还没看出来么?咱们弟兄四个,爹爹对你的期望最大,你虽然天资聪颖,可要是不用心念书,也一样没有前途。”

  “我一定得把钱要回来!”陈恪却倔强坚持道:“一切因我而起,我不能装得跟没事儿人一样!”

  “三郎,没有人怪你。”陈忱苦口婆心道:“一切都有爹爹做主,你安心读书就行了!”

  “我安得下心来么?”陈恪面沉似水道:“你跟我去个地方。”

  “家里怎么办?”

  “有五郎呢。”

  陈忱便把两个弟弟锁在家里,跟陈恪往城外的江边码头走去。

  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
  玻璃江水流缓慢,因此两岸滩涂广阔,导致船舶只能停在城外的木栈桥边装卸货,从栈桥到货栈这段将近二里的距离,便全由装卸人力,推着鸡公车完成转运。

  三郎带着二郎,藏在栈桥边的草垛后,目光在来回穿行的装卸人力身上巡梭,终于锁定住一个,指给二郎看。

  顺着望去,二郎竟然看到了自己的父亲。他一下惊呆了,难以置信的揉揉眼睛,眼前的一幕仍旧清清楚楚——那双手攥着车把,脖上吊着车套,推着辆‘唧嘎唧嘎’的鸡公车,颤巍巍通过栈桥的,不是陈希亮又是哪个?

  权衡之后,陈希亮最终还是决定到码头扛活。

  想在码头上下力,并不想象的那么容易,得先找个可靠的人作担保,然后缴纳一笔算是入行费及保证金的‘下河钱’,一笔租用鸡公车的‘租车钱’,还得自己购买简易工具,如箩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