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品江山_第十九章 关扑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十九章 关扑 (第2/3页)

筐、扁担等。

  用了一天时间,把这些手续办完,他就有了固定下力的权利,也就有了收入的保障。而且码头上基本每天都有活干,只要肯下力,收入很是可观,很快就能回本。

  但干什么都是万事开头难。别人一车能推七八百斤,看上去好像不费吹灰之力,可到他的手里,鸡公车就变得难伺侯起来,使出吃nǎi的力气,都掌握不好平衡,没出两步就险些翻车。若不是带他的工头早有预料,一把扶住,满车的货物就得掉到水里。

  可他是个极坚韧的人,五六百斤推不了,就推二三百斤,无非就是多跑几趟。

  到了今天,他已基本掌握了cāo控这种独轮车的法子,所推的货物也加到四百斤,让起先准备看他笑话的工友,都暗暗佩服。

  但二郎却只想嚎啕大哭,他蹦起来,要去喊爹爹回家,却被三郎一把按住。

  陈恪死死捂住他的嘴巴,把他拖到远处的芦苇丛边,两人都大口大口的喘起气来。

  “为何拦我?”二郎两眼通红道。

  “你还小,不懂男人的自尊。”陈恪擦擦额头的汗,语调中带着对陈希亮深深的欣赏:“真正的男人,就是要一肩挑起所有的重担。除非你有办法,减轻他的负担,否则任何劝阻,都是对他的侮辱。”

  “我比你大三岁唉……”陈忱郁闷道。

  “不然我也不会找你来。”陈恪转过头来,深深望着陈忱道:“怎样,有何感想?”

  “……”陈忱默然半晌,最后一脸坚决道:“说吧,你想怎么干?”

  “我们一共是十一家的债主,其中六家在青神县。我这几天在外面,就是在探查这六家。”陈恪终于道出真意。

  “怎么样,有没有要回钱的可能?”陈忱态度大变,开始怀着希冀道。

  “很可惜,没有。”陈恪有些感慨的摇摇头。他本以为那些老赖,是看陈希亮可欺,故意有钱也不还。但几天的观察下来,才发现确实家家有本难念的经……要么就是真揭不开锅,要么就是债主坐了一屋子,只能谁也不还。

  虽然对债主来说,债务人如此穷困窘迫,乃是最大的噩耗。但往好处想,这至少说明宋朝人还是讲诚信的。

  没钱不怕,怕的是有钱也不还。

  “老爹之所以要不回钱,是因为他不愿干雪上加霜的事情,我们不能违背他的意。”陈恪笑一笑道:“所以我们雪中送炭!”

  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
  第二天早晨,陈希亮一走,二郎三郎便嘱咐两个弟弟乖乖在家,中午带好吃的回来。

  但五郎六郎坚决不愿再被关禁闭,两人紧紧拉着两个哥哥的手,非得跟着一起去。

  陈忱看向陈恪,今天他虽然是主演,但三郎才是导演。

  “带上他们吧。”陈恪笑笑道:“全当打打牙祭了。”

  六郎就欢呼起来。

  一人领着个弟弟出了门,陈恪先带他们到前街潘家木匠店,说自己在里面订了个物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