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品江山_第三七九章 白虎堂(中+下)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三七九章 白虎堂(中+下) (第1/3页)

  白虎节堂外火把照天、一丛丛刀枪林立,闪着令人胆寒的光。

  层层卫士把守下的节堂中,韩琦立在正位上,从袖中掏出一份黄皮诏书,目光冷峻的扫一圈殿中众将士,方用他那嘶哑而威严的嗓音,沉声读道:

  “上谕,着狄青为三司都部署,节制三司禁军,加侍中衔,封成国公。其所遗殿前司都指挥使一缺暂由狄咏署领,皇城司都指挥使一缺暂由皇城司都虞候慕容惟素署领,钦此!“

  “臣狄青接旨……“狄青乖乖上前,双手接过旨意。

  厅中众将听到这道旨意,不禁面面相觑。倒也没什么jī烈的反应,反而开始搜肠刮肚,准备待会儿恭喜元帅高升了。

  见狄青和众将都很顺从,韩相公心下彻底安定,最后一丝担忧也消失了……,

  韩相公的手腕,自然是神仙放屁—不同凡响。他宣布的这道旨意,狄青无论如何没有不接受的道理。加官进爵之外,三司都部署更是达到了武人的顶点,那是三军总司令啊!天下禁军皆归他统帅。

  而且仙的儿也升官了,以三十出头的年纪,当上了殿帅,父满门,皆位高权重,天下无两!

  他似乎不需要付出任何代二,除了要把皇城司都指挥使让副手署理,但也依然受他所辖。

  在韩起看来,这已经够抬举狄青的了!应该不会引起他的反弹…,”

  只要狄青一接受这个任命,那么扣的老部下慕容惟素便可以接掌皇城司,你说慕容到时候是会听狄元帅这个总司令的,还是听他韩相公的?

  只要接掌了皇城,确立了赵宗实继承大位,军队还是听枢密院的,在文官手里,狄青这个三军总司令,只能是聋的耳朵,摆设!

  退一万步讲,就算狄青突然开窍,明白其中的关节,谅他也不敢乱来。不然自己当场就以“抗旨,之罪,将他拿下!就不信那些武将也敢乱来!

  别忘了,这是大宋朝,这是武官如奴如婢的时代,这些武夫早就被打断了脊梁,抽掉了胆汁,只是一群任由文官揉捏的奴才!

  就算他们突然发疯,韩相公也是不怕的,这满堂中有一半是自己的部下,自己身边还有个绝顶高手扮作随从,足以应付最恶劣的变化。

  江湖越老,胆越小。韩相公是不容自己有失的……

  啪地一声,灯花爆响。让韩相公从一切尽在掌握的良好感觉中惊醒,便见狄青依然站在那里,双手捧着诏书,一脸的发呆状。

  “怎么了?”韩琦刚放妥的心,又咯噔一下,话说人上了年纪,真不该干这种太刺※jī的营生。光心跳过速就能要老命。

  “公相!”狄青就差把那诏书横过来竖过去端详了,“这诏书怎的不是皇上亲笔所书?”

  “呵呵,汉臣,不经凤阁鸾台何名为诏?”韩琦心中鄙夷道,武人就是武人,连这都不懂冇。面上和善的解释道:“除了中旨之外,都是两制照圣意写了,然后交政事堂颁行的。”说着淡淡笑道:“别的不认识,上面的皇帝印玺你该认识吧,这总做不了假吧?”

  “下官岂敢怀疑老公相。”狄青还是那个逆来顺受的样,露出为难的表情道:“只是这道诏书,和下官接到的一道好生矛盾,,六

  “什么?“韩琦浑身毛孔都炸开了,失声道:“你什么时候接到过旨意?政事堂怎么不知道?!”

  “呵呵,”狄青的语气像极了韩琦道:“相公也说了,敕令之外还有中旨。乃官家亲笔所拟,不经中书门下,直接下到下官手里的。”说着竟从怀里摸出一卷黄绫,展开来。

  众目睽睽之下,狄元帅的表情、神态、气势,完全变了!

  之前还被韩琦的气场笼罩白虎节堂,一下便平分秋sè。只见狄青展开黄绫,双目凌厉的扫过众将道:“我有官家密旨,诸位静听!”

  将军们已经被彻底弄糊涂了,只好再次躬身垂首,洗耳恭听。

  韩琦心下惊骇,张了张嘴,却只能先让狄青念完了再说。便听他声如雷鸣道:

  “特命平章政事狄青,兼掌皇城司、殿前司之职,非朕亲笔、面谕,盖不奉诏!”

  这道密旨如一声惊雷,震得满堂将领魂不附体,显然,韩相公和狄元帅,必有一个说谎!

  无论是谁,这事儿都大条了川,…

  韩琦更是肝胆yù裂,他万万想不到,向来怡守祖宗制衡之道的官家赵祯,竟然冒此大不题,将皇城内外,将他自己的身家xìng命,全都系于此人之身!

  官家最最信任的,竟然不是与他共治天下的文官,而是大宋朝素来严加防范的武将!

  殊不知,是不识好歹的文官们,蹬鼻上脸,伤尽了官家那颗仁慈的心,才让他明白一个道理世上没有绝对可靠的制度,却有绝对可靠的人。当制度无法保证自己的安全时,他毅然选择了把祖宗法度抛到一边,相信狄青个人的忠诚!

  现在,就是考验这份信任的时候了,赵祯是将输光了一切,还是赢下这最后一场,全看狄青的表现!

  白虎堂中,气氛紧张到令人窒息。

 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,狄青在宣读了圣旨后,却突然痿下来,一脸苦恼的对韩琦道:“这份中旨,是官家在任命下官的同时,秘密授予我的。今rì老公相却又宣布这样一份旨意,这不前后矛盾了么?实在让人想不通……”说着把两份圣旨递给阶下的将领道:“大伙都看看……”

  韩琦惊疑不定,不知道狄青葫芦里卖的什么药……难道这家伙真是鼻涕虫转世,手里有密旨都硬不起来,还是他知道胳膊拗不过大※腿,又不想事后落骂名?

  心念电转,韩相公已经有了定计—必须当机立断,镇住全场再说。便沉声道:“没什么好奇怪的,两份旨意都是真的。之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