会员 收藏
选择章节 返回首章 返回列表 来小说

清穿之贵妃长寿 作者:花气薰人欲破禅

后宫 花气薰人欲破禅 2020-12-23 收藏

高静姝穿成了乾隆十年薨逝的慧贤皇贵妃高氏。
  而现在,已经是乾隆八年。
  看着皇帝深情款款地握着她的手:爱妃,朕愿与你相伴到老。
  高静姝无语凝噎:您倒是活了八十九岁,但我后年就要再死一回了。
  虽说一回生二回熟,但能不死还是不死的好。
  高静姝打起精神,坚定活着才是第一生产力的信念。
  初期目标,活到四十,中期目标:活到六十,终极目标,活到送走乾隆!
  内容标签: 清穿 宫廷侯爵 种田文 历史衍生
  搜索关键字:主角:高静姝 ┃ 配角:乾小四的后宫 ┃ 其它:
  一句话简介:争取活到90岁的贵妃
  立意:生命诚可贵
  作品简评:
  高静姝一睁眼,发现自己穿成了本该乾隆十年薨逝的慧贤皇贵妃高氏。而现在,已经是乾隆八年。想一想悬在后年的死期,高静姝打起精神,坚定活着才是第一生产力的信念。在寿命超长的乾隆皇帝六宫,无数妃嫔如繁花锦簇,轮番登场,各怀心思。在这后宫中,高静姝树立了自己的终极目标:争取活过89岁的乾隆,做本朝最长寿的贵妃。本文构思巧妙,基调活泼轻松,以一位历史上本该短命早逝的贵妃为主角,在其改变自身命运的过程中,徐徐展开一幅清朝乾隆后宫的生动画卷。本文言语诙谐,让人会心而笑外,情节设计的紧密合理,宫斗布局得当,环环相扣,行文节奏鲜明,自然流畅。其中无论主角还是配角皆人物鲜活。视角代入感强,不觉跟随着贵妃一起走过这段清穿之旅。


第1章 贵妃
  高静姝醒过来时,只觉得喉间略带甜腥,又有渴意。
  一双手既麻利又轻柔地伸过来替她掖了掖被角。只是这双手格外冰凉,碰到她下颌的瞬间,让她一个激灵。
  她勉强撑起眼皮。
  “好了好了!神天菩萨保佑!娘娘醒过来了!”
  “快去外头告诉杜太医和周太医。”
  “杜鹃,将参汤端来。”
  “腊梅,请平答应回自个儿屋里去吧,娘娘已然转醒,不必她在院子里站候了。”
  殿里脚步与应答声不少,发号施令的却只有两个声音,带着明显的惊喜却也不失稳重。
  
  两勺清苦的参汤咽下去,高静姝觉得苦到了舌根,立马清醒过来:怪道人说参汤能吊住精神,这种苦涩程度,确实足以让濒死的人回光返照。
  眼前一明,她便看清了扶着她坐起来的人。
  二十来岁的年纪,圆脸微丰,肤色腻白,眉眼端正大方,看上去十分忠厚可亲,身上穿着淡青色的宫装。
  高静姝定定看了她一会儿,才含了一丝侥幸试探着问:“紫藤?”
  这宫女立刻激动的眼中含泪,双手颤抖:“是!娘娘,是奴婢,您真是吓死奴婢了!您要再不醒……”
  紫藤正在擦着劫后重生的滚滚热泪,就见主子再一次“咕咚”仰了过去,不由魂飞魄散:“啊!快来人啊,娘娘又晕过去了!”
  屋内再次乱成一团,一个提水的小太监被绊倒在门框上,直接一跟头摔了出去。
  
  高静姝没法不晕。
  她只记得自己做了又长又诡异的一个梦。
  像是被人生生剖开脑子塞进去了无数繁杂的记忆:乾隆朝,贵妃高氏,满宫嫔妃,宫女太监。
  光阴流水生死荣辱,恍如南柯一梦。
  这梦也做的太久也太累了,高静姝在梦里努力醒过来,听着满屋陌生的声音就觉得不好,怀着侥幸心理睁眼一看更是心凉了大半截。
  她试着唤了一下记忆里贵妃贴身宫女的名字,就见到一张又惊又喜的脸——果然人类的悲喜并不相通,对方的惊喜就是她的惊吓。于是她万念俱灰眼睛一闭往后仰去。
  只差双腿一蹬当场去世。
  原来不是梦,她真的成了记忆里乾隆朝的贵妃。
  贵妃高氏,乾隆登基后册立的首位贵妃,大学士高斌之女。
  母家官位显赫不说,贵妃本人又甚为得宠。甚至在乾隆帝登基之初,就赏了贵妃母家抬旗之荣,将高家从内务府包衣抬进了镶黄旗——现在她的姓后面已经光荣的缀上了一个佳字,成为了高佳氏,在身份上完成了从包衣奴才到上三旗人的历史性质变。
  当真是后宫里无数女子钦羡的对象。
  高静姝知道,这深宫里定有许多女子,午夜梦回恨不得自己变成贵妃才好。
  可这不是她。
  真正的她,现在应该坐在实验室,一手显微镊,一手持针器,练习眼球缝合,以备硕士毕业的专业操作考试。
  就在七天前,她还收到了心仪高校的博士录取通知书,可谓万事俱备只等毕业。
  她不该在这里。
  她应该顺利通过考试,然后去念博士,博士毕业后顺理成章留在某三甲医院眼科当医生。从此以为病人解除病痛恢复光明为己任。在接下来的三十年里,从住院医师一路熬到主任医师,努把力的话,说不定还能带着几条‘杏林圣手在世华佗’的锦旗光荣退休。
  未来半生虽是可见的辛苦,但也饱含着昂扬的志向和盼头。
  哪成想,不过是熬夜过狠在实验室晕了过去,就凭空变成了封建社会的小妾。
  早知如此,早知如此……她闭着眼流泪,早知如此毕业论文就不写了!害的她熬夜掉了不少头发。
  不,这不是重点,重点是早知道要穿越到古代来做妃嫔,她研究生期间选什么眼科,应该选妇产科啊!
  再不济选选骨外科之类的,也可以给人接个断胳膊断腿,算是个一技之长。结果现在倒好,眼科在古代简直是最鸡肋的医学了——她总不能让皇帝躺下,当场将手术刀插进他的眼珠子割个白内障吧!
  她要敢这么干,那这颗大好头颅肯定就要交代了,可能还要捎上高贵妃九族一起向西天报道。
  高静姝越胡思乱想,越痛彻心扉。
  不,她不要在这里。
  只要她不睁眼!
  
  手上忽然一阵温热。
  紫藤的眼泪纷纷而落,有两滴正好掉在高静姝露在外面的手腕上。她悲戚哭求道:“娘娘,您醒一醒啊。太医说您身体底子犹在,只是全无求生之意一味糟践自己,便是神仙观音都救不得一心求死之人。您好歹振作一些,想想宫外的老爷,想想夫人……”
  高静姝脑子里嗡嗡作响。
  求死?
  不,她是医者,怎会求死。
  两年前,她轮转到急诊外实习,半夜接诊因车祸伤送来的母女。母亲看着重伤昏迷的女儿,不断给进入诊室的每个医生护士求情磕头,扶都扶不起来,抓住任何一双手都不肯松开,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一根稻草:“大夫,你们救救她,她才十二岁,她不能死啊!”
  一整夜的心肺复苏,急诊科所有大夫护士轮着按压,小女孩的心脏始终没有恢复跳动,高静姝甚至感觉到手下的身体渐渐从柔软变得僵冷。
  从那时她才知道,人命有多脆弱。
  那夜过去后,她望着凌晨稀薄的晨光发誓,无论面对何等境地,她绝不会随意糟蹋自己的命!她一定会努力活下去!
  此时躺在锦绣堆中的高静姝特想抽自己:让你乱发誓!
  上天说不定当即就瞄准了她这位坚决不肯死的有志青年,然后一脚把她踢到了清朝,塞进了这位寻死觅活的贵妃腔子里。
  
  殿里一片愁云惨淡。
  紫藤哭的嘴唇都打哆嗦,两眼一片花。她抬起袖子用力擦了一把眼睛,将泪水抹了,才能看清躺在水红色多子多福的石榴纹锦被里的贵妃,这位她服侍了许多年的主子。
  娇艳靡丽的红色,越发衬出躺在里头的女子单薄苍白。只见贵妃虽双眼紧闭,眼泪却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从眼角滚落,在锦被上晕开一团团的深红。
  紫藤像是被人捅了一刀似的,再说不出劝慰的话。只觉得说不出的心酸,撑了多日的心气也沸水浇雪一般消融不见。
  娘娘是真的伤心欲绝,毫无生志了……
  半晌她才找回自己的声音,喃喃哽咽道:“娘娘若真不想活了,就把奴婢一起带走吧。您身子骨弱,走不得长路,又怕独个儿呆着。那就带上奴婢,等到了黄泉路奈何桥,奴婢背着您走,不叫主儿落单……”
  她是钟粹宫的掌事宫女,自然是宫人中的主心骨。
  如今说出这样颓唐的话来,屋里的小宫女们自然也吓住了,跟着呜呜咽咽哭了起来。只是她们更多哭的是自己:她们是内务府派来服侍贵妃的,结果把人服侍没了,她们能有什么下场?
  一时殿内由愁云惨淡转为凄风苦雨,细碎的哭声连成了一片。
  高静姝就是这时候睁开了眼睛:“别哭了,我还没死呢。”
  “再给我一碗参汤。”
  痛哭到一半,甚至做好了殉主准备的紫藤,见主子忽然撑着身子坐起来要参汤喝,一时呆住了,半张着嘴继续流泪,进入了死机模式。
  还是旁边的木槿醒过神来,立刻从豆青色绘粉彩的瓷碗里舀了一勺参汤,小心翼翼地递到高静姝唇边。
  
  大约是参汤质量过硬,将一碗慢慢喝下去后,高静姝觉得自己多了点力气,头疼的也轻省了些,便开始凝神回想贵妃的记忆。
  紫藤见主子又眉头深锁,连忙上前,在高静姝身后塞了一个宝石绿石榴与笙纹的绣枕,脸上含泪带笑,柔声劝道:“娘娘,奴婢一直命人在小厨房熬着稠稠的米粥,您两三日未用饭了,好歹用些。”
  见高静姝摇头,紫藤以为她又要拒绝进食,眼泪不由再次“哗”的下来了:“娘娘,您不能再不吃饭了。再这样下去,身子骨就糟蹋尽了……”
  高静姝被她哭的眼晕,只觉得眼前是一只成了精的水龙头。
  她只得用略带沙哑的嗓子,虚弱困难地打断她:“不能光吃粥,清蒸一条新鲜的小黄鱼,除了葱姜不要别的调料,只给我鱼肚子上的嫩鱼肉。”古人总觉得病了就该清清静静饿两顿消火,忌用荤腥,却不知越是病了越要补充蛋白质才能有抵抗力。
  “还有,米粥里别忘了放点姜末,可以暖胃。”

TAG标签: 种田文宫廷侯爵清穿历史衍生

汇总

作者其他作品

清穿之贵妃长寿 作者:花气薰人欲破禅

站长推荐

后宫清穿之贵妃长寿 作者:花气薰人

后宫偷偷怀上暴君的崽 作者:小文旦

后宫归德侯府 作者:杀猪刀的温柔

后宫昏君天天抄我作业 作者:愿飞安

后宫宠妃她万般妖娆 作者:玥玥欲试

后宫皇帝偏要宠她宠她 作者:开花不

后宫清穿之咸鱼皇贵妃 作者:青草y

后宫娇美奶娘为帝后 作者:佯醉

[返回首页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