会员 收藏
选择章节 返回首章 返回列表 来小说

毒妇不从良 作者:假面的盛宴

情感 假面的盛宴 2021-01-02 收藏

身为贱奴之女的萧妧,上辈子从没名没分的小可怜,到让整个家族忌惮不已的萧九娘,拼得便是那一股儿不服输的狠劲儿。
当然也是因为她抱对了世上最粗的那根大腿。
斗久了,也是会累的,九娘选择嫁人,去过所谓的平静日子。
可惜,错估了自身的秉性,也错估了人心,一朝命丧黄泉,魂归九幽。
重生归来,九娘只有一个目标——
听主子的话,当好一只小狗腿,打死都不跑了。→.→
主子竟然说要将她这只‘恶犬’领回家养?
要知道她没心没肺没下限,天性凉薄,还是个妒妇,而且恶犬和恶犬主人,这该是一个怎么样的画风啊?
别听上面的,其实就是一只小狗腿重生回来的上位之路。~O(∩_∩)O~
阅读指南:
1.面面不会说这是一篇小宠文的,(~ ̄▽ ̄)~本文又名《恶犬饲养的第一百零一种方式》
2.女主不是个好东西,男主不是个善茬。1v1,he,爽甜宠。
3.架空,不考据。

内容标签:甜文 女强
搜索关键字:主角:萧九娘、楚王 ┃ 配角:萧十娘及萧家一干人等及路人甲乙丙丁 ┃ 其它:重生、甜宠、逆袭打脸啪啪啪

金牌推荐
身为贱奴之女的萧九娘,上辈子从没名没分的小可怜,到让整个家族忌惮不已的萧九娘,拼得便是那一股儿不服输的狠劲儿,当然也是因为她抱对了世上最粗的那根大腿。可惜错估了自身秉性和人心,一朝命丧黄泉,魂归九幽。重生归来,也许她应该要走出一条和上辈子完全不一样的路?只是恶犬和恶犬主人,这该是怎样一个画风啊!
本文行文流畅,文笔细腻,人物刻画饱满,是值得一读的好文。


  ☆、第1章

  萧九娘眨了眨眼,才将目光焦距拉到眼前这两人的身上。
  其中一人是名二十多岁的男子,头戴玉冠,一身月白色绣碧绿色竹纹的广袖大袍,宛如一块上等美玉铸就的玉人,即使只是静静的站立,也是丰神俊秀,神韵独特,给人一种高贵清雅感。
  他的面庞此时显出一丝焦急,又似乎有一些心虚,眼神闪烁似有内疚,很是复杂。其身后伫立了一名女子,她身穿丁香色素面交领短襦,月白绣素梅绫裙,淡青色披帛,发髻上斜插了一根白玉发簪。她本就生得肤若凝脂,被这身素雅的装束一衬,更显得眉目如画,清丽绝伦。
  若有外人在场,大抵就会发现半倚在榻上的萧九娘与此女样貌惊人的相同。唯一不同的大概就是装束与神韵了,萧九娘衣着华丽,眉目艳丽,又有一股咄咄逼人的气势。而此女却显得宛若一朵小白花儿也似,茕茕弱质,清丽如莲。让人不得不赞道造物者的神奇,明明是相同的一张脸,却因为经历不同气势不同,便显得南辕北辙。
  “……你我夫妻近七载,我素来忍你让你护你爱重你。遥记当年,我是真心实意迎娶你,要与你白首相守一辈子的,哪怕你的名声是那么的不堪……我以为我能改变你,让你改过自新,哪知你旧习难改。只因我母亲对你有成见,你便与她屡屡作对,致使我母亲卧病在床,至今不见康愈……”
  “……你生不了孩儿,却不允许我纳妾……我知晓纳妾有违我当初诺言,可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……母亲送来的姬妾,举凡有孕,便遭你的毒手,以至于我如今二十有五,却无一子嗣诞下……你手段毒辣,心思狡诈,坑害我兄嫂陷害我弟弟弟媳,我王家上下素来兄谦弟让,却被你破坏的如今近乎反目成仇……”
  “你说完了吗?”
  萧九娘冷目冰言,让这声声控诉的男子猛地一噎停下。他面上有一丝狼狈,却掩饰不了他丰神俊逸的风姿。
  他大抵也是心虚的吧,若不然从来不善辩词的他怎会叨叨絮语如此多。
  到底怨谁呢?
  这一会儿,萧九娘回想了许多,大抵只能怨命。
  她从不否认自己手段狠辣,但当初娶她之时他便知晓她的名声,夫妻这么多年在他跟前她也从来不掩饰自己的所作所为,她一直知晓他是不满的,但直至至今才知晓原来他怨怼的如此之多。
  到底怨谁呢?
  她本是厌倦了无止休的争斗,想着他光风霁月又痴情难拒,便扔下了一切嫁给了他。想着离开了那个地方,人生应该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。就如同他所说,换一个地方换一种生活,人生便会截然不同。
  可事实呢?
  在这偌大的长安城,豪门世家不胜枚举,又有哪一家是干净的,或者能是一片安静的净土?他虽为嫡出,却不是唯一的,上有兄长嫂嫂,下有弟弟弟媳,大家都在争,他不争,便等着让人生吞活剥。
  起初的半年,她视若无睹,嫁给这样一个纯净如玉请贵高华的男子,她也希望自己能洁白如玉。
  可是不行,没办法,她天生的性格便不是一个会忍会让能吃亏的人。她学不会他的宽容大度,也学不会他的心胸宽广视别有心机为善良。所有敢害她的,敢挖坑给她的,她一一报了回去。当然不止这样,还有她的婆母他的亲娘,也是到了此时,她才明白自己终究太自负了,她以为自己可以解决一切难题,却抹除不了人内心深处由衷的厌恶,尤其她与婆母之间还有那样一层仇恨所在。
  婆母看她不顺眼,新婚三月便往他房里塞人,她嘴里不说却软硬兼施拒了回去。事情并没有就此就结束,随着她嫁进来的时间越长,肚子却不见动静,婆母的动作便愈发大了。
  他是个孝子,夹在中间两面为难,她懂。可她从来不会委屈自己,塞进来一个,她便解决一个,不是压得不见声息,惧她如虎狼,便是自此销声匿迹。因此,他们之间出现了矛盾,她也知晓,却因府中争斗进入了白热化而无暇分身兼顾。防的了初一,防不了十五,他身边终于出现了一个姬妾,一个小小的身份低下见不得人的姬妾,在她眼里却宛如针扎。
  也许隔阂就是从那时便滋生了。
  他不满自己的所作所为,屡屡痛斥自己罔顾亲情伦常,她频频解释,却说服不了他。说服不了,便不再浪费口舌了,自此夫妻之间越走越远,形同路人。
  哦,对了,还有她。
  萧九娘将目光投注到男子身后那名女子身上。
  这是她的亲妹妹!
  一母同胞的双胞胎妹妹,她护了这么多年,见其新寡不忍她孤苦而接她过来同住的亲妹妹。彼时在这偌大的府里,已经没有声音能压得住她了,哪怕是那屡屡给自己找茬的婆母,人面也要给她留几分颜面。却没想到,自己给自己挖了一个坑,亲妹妹竟然和姐夫厮混到一处去了。
  真是可笑,可悲!
  萧九娘五脏俱焚,疼痛似刀绞,面上却平静无波,只是眼神转为了冷厉。
  “王四郎,你说完了吗?你厌恶我为人狠毒,所以偷拿了我的红颜枯骨,对我下毒?”她嘴角勾起讥讽的弧度,“既然做了便是做了,何必再多做解释。”
  所谓的红颜枯骨,名字骇人,其药效也骇人。只需要那么一点点,便能杀人于无形,连医术最高超的御医也无法辨出此乃中毒,只会诊为暴毙。因所需药材难寻,萧九娘也不过只配了那么一点点,一直小心珍藏,连她的贴身婢女都不知晓其所在,唯一知晓的大抵只有她的好夫君王家四郎了。
  萧十娘被亲姐锐利的目光刺得坐立难安,忍不住扑了出来,挡在了王四郎身前。
  “阿姐,你不要怪四郎,你若是要怨,就怨我好了。是我狠毒,是我贪心不足,是我爱慕姐夫,是我行径下作……你要怨就怨我好了,与四郎无关,都是我怂恿的他……”萧十娘边哭边诉,神情哀婉,凄迷动人,“因为你的所作所为,族内对你抗议声越来越大,上上下下对你都颇多怨言,只是碍于、碍于……夫人也逼着四郎让他休了你,四郎不愿,他也是为难,你不要怨他,这主意是我出的……”
  她这宛如一只小白兔的亲妹妹到底何时如此会做戏了,还是她一直挺会做戏,只是自己没有发现?
  看似萧十娘在替王四郎辩解,实则所说之言无一不正中他的内心。王四郎自喻光风霁月的人物,行走在外谁人不道一声正人君子心胸坦荡,如今却是做出对妻子下毒害命这种骇人听闻之事。王四郎本是因萧九娘控诉正内心忐忑不安,听了萧十娘所言,却是强稳下混乱的心绪,面上的表情也由心虚挣扎变为了凝重。
  “阿妧,你不要怨十娘,是我、是我……”他跺脚一叹,以袖掩面,“全部是我做的,此法也是我想的,你那药也只有我知晓在何处。你若要怨就怨我吧,我下辈子做牛做马以偿还我俩的夫妻之情!”
  好一对狗男女!
  萧九娘笑了。
  “谢谢你们将我形容的如此恶行昭彰,既然如此,你们也知晓这王家上下到底是碍着什么对我退避三舍,怎么着?将我弄死了,就不怕那人知晓?”
  萧九娘笑得前仰后合,不能自已,她俏皮的伸出一指,虚空点了两下,“我知晓你们定是深思熟虑才会如此作为,让我来替你们想想,怎么,想用这张同样的脸来冒充我这个圣上钦封的荣国夫人?”
  此言一出,萧十娘与王四郎的脸色俱白,看来萧九娘所言正中两人的心事。
  萧九娘盯着眼前这两人,讥讽的笑声充斥在整间屋舍,在静谧的夜色中,分外刺耳。
  可即是如此,也未见她这流芳园里的奴婢们出现。萧九娘知晓,既然这两人敢对她下毒,又敢出现在她眼前,自是经过周密安排了,也可能在静谧的深夜里,这王家上上下下还有不少人的眼睛盯在此处,人人都盼着她死,只有她死了,他们才能畅快。
  萧九娘都知晓。
  早在她分辨出自己中了红颜枯骨,她便知晓自己今日生机全无了。
  她没有惧怕,没有不甘,没有眷念,没有后悔,也没有怨恨,若说有大抵只有一些怨自己瞎了眼。自己瞎眼,与他人无关。
  萧九娘此人从来睚眦必报,报仇不过夜,谁敢咬她一口,她会十口百口的咬回去,谁让她不痛快,她让人不痛快一辈子。所以还有什么不甘和怨恨的呢,该享受的享受的,该得到的得到了,该踩死的也都踩死了,她死而无憾!
  至于眼前这个男人,对她来说早就不重要了。

TAG标签: 甜文女强

汇总

作者其他作品

撩火 作者:假面的盛宴

皇家宠婢 作者:假面的盛宴

凤行 作者:假面的盛宴

媵宠 作者:假面的盛宴

王府宠妾 作者:假面的盛宴

毒妇不从良 作者:假面的盛宴

站长推荐

情感毒妇不从良 作者:假面的盛宴

情感长公主饶命 作者:李子谢谢

情感霸宠 作者:笑佳人

情感我养成了未来残疾暴君 作者:狐

情感多情应笑我 作者:酒小七

情感掌珠 作者:意迟迟

情感一朵花开百花杀 作者:维和粽子

情感娘娘她千娇百媚 作者:向阳葵

[返回首页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