会员 收藏
选择章节 返回首章 返回列表 来小说

小福星她五岁半[七零] 作者:溯时

乡村 溯时 2021-01-12 收藏

全村人都说许家大房生了个傻子,拖累得家里的日子越过越差。
  可实际上,痴傻五年间,嗒嗒一直在做相同的梦。
  梦中,嗒嗒是猪猪王国最有福气的小猪。
  趁猪长老下凡办公时,她偷偷去看预言镜里的动画片。
  预言镜里她哥哥自小被拐走,长大之后误入歧途,可怜可恨。
  父母走了一辈子霉运,郁郁而终。
  而她则被堂姐哄骗,车祸身亡。
  太惨了QAQ
  看完这一幕幕,小嗒嗒激动得猪尾巴发抖,小短腿跺得蹦蹦响:“*+^…%#*%=#!”
  猪长老见她对人间烟火如此留恋,猪蹄子一挥,送她重返人间。
  ……
  于是不久后,村民们惊愕地发现小傻子不傻了。
  后来——
  她哥哥被找回家,在嗒嗒温暖的依赖下逐渐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小男子汉;
  她爹不再赚公分,上镇做小生意,转头家里盖起小洋楼;
  她娘拿起书本,在恢复高考后考上最好的学校,毕业投身学术研究。
  见这一家子的日子越过越红火,重生的坏心堂姐守着老挂历眼巴巴地等:怎么还没让我过继?
  内容标签: 种田文 重生 爽文 年代文
  搜索关键字:主角:嗒嗒 ┃ 配角:  ┃ 其它:
  一句话简介:天上掉下个小福星
  立意:发家致富奔小康


第1章 嗒嗒醒了
  “这一世,猪长老不再封印你的智力与福气。预言镜会跟着你,在梦中,你会预知将发生的事,以自己的能力规避祸患。”
  “嗒嗒,去吧,也许你本就是属于人间的孩子。”
  在猪长老催眠般的慈祥声音中,嗒嗒闭上眼睛,前尘往事被勾扯出来,最后化作一个个梦幻泡影,逐渐消失。
  ……
  炕上躺着一个小小的人儿。
  孩子雪白的脸蛋比巴掌小,紧紧闭着眼,乌黑浓密的长睫毛乖乖覆在眼底。
  嗒嗒已经昏迷三天了,一动也不动。
  大家都说孩子那一跤摔得厉害,人恐怕没了,付蓉沉默地听着他们的话,眼神悲恸。
  她这闺女从出生没多久,看起来就不对劲,后来逐渐长大,更是从未开口说话。
  人人笑话许家大儿媳生了个傻子,许家人嫌丢人,平时藏着掖着,好像嗒嗒见不得光一般。
  可无论外人怎么说,付蓉与许广华都没有放弃过嗒嗒。
  就算闺女与其他孩子不一样,他们也没有怨言,只盼着将她拉扯长大。
  但如今,一切仿佛到头了。
  付蓉垂下眼,眸光黯淡。
  周老太早就嫌嗒嗒这娃倒了自家的脸面,这会见孩子一动不动地躺着,“嗤”了一声,拖着一条跛腿往孩子跟前走,漫不经心地探了探孩子的鼻息。
  然而不探不知道,一探,她脸色骤然变了:“死了!人死了!”
  这发颤的声音吓了全屋人一跳,许广华猛一下站起来,来不及扶自己吓得双腿哆嗦的老娘,身子一探就去看闺女。
  付蓉冷淡的神色终于有了些许波动,她眼神一凛,扑上前紧紧搂住嗒嗒。
  孩子身上还有温度,她死活不让人碰,可自己冰冷的脸颊触到嗒嗒的鼻尖时,呼吸却一滞。
  “真——真没气了?”许广华声音颤抖,浑身被抽光了力气,心脏如同被重锤狠狠敲击。
  屋里大家伙儿都吓坏了,大气都不敢出,付蓉澄澈的眼中落下泪,紧紧盯着嗒嗒看。
  许广华难以接受这个事实,手足无措地站在原地,不知道该如何是好。
  只有周老太回过神,不动声色。
  家里死了个孩子对周老
  太来说不算什么,毕竟再往回退个十几年,村民都得吃树皮,连饿死的都大有人在。这年头粮食金贵,嗒嗒再傻,总得让她吃饱了。
  一进一出,等于省了不少粮食。
  这样一想,周老太心中甚至有几分窃喜。
  她走到嗒嗒面前,装作哀痛地摇摇头:“可怜见的。”
  顿了顿,她又说道:“养不活的娃多着,趁年轻,再生一个就是了。”又补充,“生个带把的。”
  说着,她锋利的目光扫过嗒嗒的脸,为了表现自己的仁厚,她轻俯下身,硬着头皮头一回摸摸孩子的脸。
  然而谁能想到,她苍老的手刚触及孩子柔嫩的脸颊时,周身像是顿被惊雷劈中,从头到脚都僵住了。
  动了,死人居然动了!
  老婆子的双手不知该往哪儿放,身子往后一弹,一屁股墩跌坐在地上,老脸疼得皱成一团。
  许嗒嗒的小眉头皱起来,白皙的脸颊有了血色,她努努嘴巴,嗫喏着也不知在表达什么,说梦话一般。
  再之后,她抬起小手,迷迷糊糊地揉揉自己的鼻尖。
  就在全屋人都被这动静镇住之时,她的眼皮子轻轻掀开了。
  嗒嗒黑葡萄一般的水汪汪的大眼睛左右看了看,似不解,皱着眉头,张望起四周。
  一张张脸庞都在她面前放大,有人又黑又黄,有人老得出奇,有人愕然,有人眼中充满恶意。
  最终,嗒嗒将目光落在眼含热泪的付蓉身上。
  看着拨开人群向自己冲来的付蓉,许嗒嗒轻轻抿了抿嘴,小手揪了揪她的衣角,眼睛眨巴眨巴的,带着期待。
  付蓉一改平日里冷淡的模样,眼泪夺眶而出,将孩子紧紧搂住怀中:“嗒嗒!”
  许嗒嗒埋进付蓉的怀里,小脸蛋蹭了蹭她的脖子,一脸满足。
  果然没认错,这就是嗒嗒在预言镜里见到的娘,脸上有一道疤,但还是很好看。
  嗒嗒终于有娘啦!
  小孩儿一笑,露出白花花的小米牙,付蓉又惊又喜,连话都不会说了,只抱着孩子哭。
  失而复得的感觉让许广华觉得自己仿佛在做梦,看着笑容欣喜的媳妇,他挨了过来,将妻女一起抱住,眼眶也红起来。
  二三房的媳妇与周老太跟见了鬼似的躲在一旁,瞳孔放大
  ,满眼惊诧。
  起先明明断气了,咋突然又活了?
  虽然就连农村都已经动员破除封建迷信,但周老太还是不放心,如此抠了吧唧的人愣是从兜里摸出一毛钱,让许广华跑去喊来赤脚大夫看个究竟。
  这会儿二、三房家的嫂子就不乐意了,在私底下嘀咕起来。
  “请大夫有啥用,看了就不傻了?”
  “当初还想着大房出息,能娶到城里来的女知青,没想到这女知青压根没福气!以前多水灵的姑娘,莫名其妙生了怪病,脸上留道疤。子女缘也是薄的,闺女都快四岁了,整天痴痴傻傻,估计这一摔醒来要更傻了。还有她前头那个儿子——”二房媳妇孙秀丽说道。
  “快别说了!”三房媳妇陈艳菊紧张地扯了扯妯娌的臂弯,谨慎地看了周围一眼。
  嗒嗒是个痴傻丫头不假,全家没一个人避忌的,但大房家原先的大儿子可是机灵得很,老爷子宠得跟眼珠子似的,要不是后来发生的事情……
  二三房媳妇对视一眼,不由噤声。
  饶是她们再没眼力见,也知道什么话该说,什么话不该说。
  赤脚大夫脚程快,没多久就到了,煞有介事地检查一番。
  “小娃,这是啥?”赤脚大夫伸手,比了个数字。
  问题太简单,许嗒嗒眨巴眨巴眼睛,颇有些为难地说:“手指头。”
  全家人“唰”一下将视线落在她身上,许广华与付蓉捂着唇,手却在颤抖。
  二三房的媳妇惊得说不出话来,周老太眯起眼睛凑近了看,耳朵竖得高高的,就为把赤脚大夫说的话听清楚。
  认识手指头很稀奇吗?不稀奇。
  但谁不知道嗒嗒从出生到现在就没开过口,怎么这会儿能说话了?
  孙秀丽搀着周老太的手,一步步慢慢往前挪,不敢置信地看着炕上的娃。
  嗒嗒不仅突然会说话,眼神也变得灵动了!
  赤脚大夫检查许久,也说不出个所以然,最后摸着自己的后脑勺,一脸感慨:“奇怪,这一摔反倒把脑子摔好了?”
  送大夫出门的时候,许广华拿出被自己捏得皱巴巴的一毛钱往他手上塞。
  周老太瞄到这一幕,哪儿都不疼了,飞毛腿一般拖着自己的跛脚跑过来:“没看病又没给药,
  就是拨拨眼皮子,比个手指,就赚一毛钱?赶明儿我也去当大夫了!”
  周老太一使劲,直接将赤脚大夫手中的钱给抢过来,叠得整整齐齐,往裤兜里一放,大摇大摆地走了。
  望着自己娘的背影,许广华尴尬地说道:“我这就去给你拿钱。”
  然而他找遍了屋子的角角落落,愣是一分钱都没找到。
  赤脚大夫摆摆手,叹气道:“欠着吧,下回再给。”
  “咒谁呢!”周老太坐堂屋喝水,听了这话,“呸”一声:“我们一家子好得很,别说下回了,下辈子都用不上你!”
  而正在此时,屋外走进来一个六七岁上下的小姑娘。
  这是二房家大闺女。
  “有你啥事?都不用干活了?”一声厉喝,孙秀丽不耐烦地走过来,用手指头戳着她的脑门。
  许妞妞敛下眼底的凉意,低下头:“娘,我劈好柴了,手疼。”说话间,她不自觉走过来,目光灼灼地盯着许嗒嗒。
  然而她还没来得及上前,就被孙秀丽踢了一脚:“还手疼?以为自己是城里来的娇小姐?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。”
  许妞妞踉跄两步,跌倒在地,还没站起来,眼前出现了一双小布鞋。
  小布鞋又脏又旧,鞋尖尖破了个洞,露出小嗒嗒圆溜溜的脚指头。
  许妞妞扬起脸,看着许嗒嗒那可爱到令人厌恶的脸蛋。
  上一世,她与许嗒嗒有极深的渊源。
  那时许老爷子担心大房家后继无人,便在二房挑了个男娃过继给许广华。
  可不想二房临时反悔,不舍得男娃,只将许妞妞推出去。
  起初许妞妞还不乐意,怎想命运竟如此眷顾她,在许广华遭遇一连串变故早逝之后,付蓉自立自强,带着她与许嗒嗒走出大山,通过自己的智慧与勤劳的双手过上了富足的生活。

TAG标签: 爽文重生种田文年代文

汇总

作者其他作品

小福星她五岁半[七零] 作者:溯时

站长推荐

乡村小福星她五岁半[七零] 作者:溯时

乡村逆天福运之农女青青 作者:绿绿

乡村寻宝鼠在六零 作者:燕麦卷

乡村重返1985 作者:元月月半

乡村位面治疗驿站[经营] 作者:卷尾

乡村管家婆在八零[穿书] 作者:紫羿

乡村半路杀出个侯夫人 作者:女王不

乡村战死的爹爹回来了 作者:时三十

[返回首页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