会员 收藏
选择章节 返回首章 返回列表 来小说

偏执着迷 作者:锥花

校园 锥花 2020-11-29 收藏

从小到大,桑渴都是裴行端屁股后面的小跟班。
  打架冲在他前头,他的作业她包办,就连满天飞的情书也一并交由她保管。
  混的鼻青脸肿,卑微不堪,周围同伴都戏称她是要给裴少爷做一辈子女保镖了。
  彼时的桑渴面对周遭嘻嘻哈哈的调侃只是抿了抿唇,照旧在人群里,一眼就看到俊俏又惹眼的裴行端。
  她笑着跑向他,可换来的却是一声:“又脏又丑,滚远点。”
  桑渴尴尬站在原地,下意识用手捂住脸。
  那时悬在头顶的阴影连带着少年鄙陋至极厌恶的讥诮,周遭恶意的哄笑伴随了她许多年。
  后来的后来,无数次,她也一直活在他的阴影之下。
  从小学到高中,少年人肆意把玩她的怯懦,自卑以及随着光阴渐渐消散、变淡的荒唐暗恋情愫。她像只恶心的臭虫一般,怎么都甩不掉,唯唯诺诺的姿态,难看的外表,无一不让裴行端生厌。
  .
  直到某一天——
  裴行端亲眼看见楼道里一个男人,单膝下跪,向她献上漂亮的鲜花。
  而那张丑脸上居然露出了他从未见过的明媚笑颜。
  裴行端慌了。
  红着眼:“他是谁?”
  “你不是说,只喜欢我一个人吗?”
  “桑渴,你是不是要玩死我。”
  /我渴,
  我饮鸩止渴。/
  【斯文败类x人间清暖】
  【排雷】:
  *男主疯批不太正常,非常非常狗,前期没有素质就是败类垃圾玩意一个(用侮辱性词汇骂过女主)后期成长重新做人。
  女主不丑女主宝贝超可,前期较弱,本人颜控,求个收藏摸摸哒
  *狗血/火葬场/治愈/双c/角色三观不代表作者谢绝人身攻击
  内容标签: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天之骄子 校园
  搜索关键字:主角:桑渴 ┃ 配角:裴行端 ┃ 其它:偏执
  一句话简介:追妻火葬场
  立意:你算哪根葱
  ==================


第1章 偏执着迷
  “他本来浑身是光。有那么一瞬间,突然就黯淡了,成为宇宙里一颗尘埃。我努力回想起他全身是光的样子,却怎么也想不起来。后来发现,那是第一次见到他时,我眼里的光。”
  ——士别三日

  热夏,隆城刚刚结束一场暴雨。
  桑渴在家闷了三天,终于能出来透口气。
  桥东头铺列的青石板被雨水冲刷得洁净亮堂,桑渴坐在石桥中央,头顶是扶柳枝条,脚下是凌波,一双细瘦的腿悬在半空不停晃动。
  呆坐了会,她突然就鬼使神差般地低下头,问:“端端,你相信一‘箭’钟情吗?”
  耳边本该只有阵阵风浪声,结果一道懒洋洋的声音突然横插了进来:
  “?”
  “那是什么。”
  “能吃么?”
  少年神出鬼没,嘴里叼着半块煎饼,也不知道是从哪儿冒出来的。
  兀自接完话,便大摇大摆朝桑渴身边一坐,模样懒痞又散漫。
  这是桑渴跟他之间的初次对话,内容烂俗,寥寥几字。
  即便闷夏热风贴发灌耳,好像也阻挡不了他们周遭那股横生的警惕与凉薄感。
  没有得到正面回应的问题,手边湿滑黏腻的苔藓,石板上短针般的粗糙瓦砾,后背泛冷而激起的鸡皮疙瘩。
  这些似乎都在隐隐昭示不久以后的将来,他们之间欲说还休的纷杂纠葛,皆如此这般同样的俗套且不值一提。
  端端是桑渴养的一条狗,病歪歪的土狗,在她怀里沉默。
  来人刚坐下,正赶上到点儿桥头准时亮起灯火,少年的脸正对灯火,他本能地眯起眼。
  天桥下边是乍一看深不见底的护城河,他俩一个身子朝前一个身子朝后,一个正对明黄灯火,一个背对。
  那天桑渴记得很清楚,傍晚,隆城天空是墨蓝色的,上面一片云朵都没有,干净而浓稠。
  哪怕远处有工厂高楼绵绵不断地向外排放黑烟,滚滚浓烟直冲云霄,也只像是不慎泼进天穹画像里的黑水墨。
  在桑渴眼中,这座城市一如既往的典秀、漂亮。
  问完话,伴随桥上蓦然而起的灯火,桑渴循声昂起头——
  只见少年一截柔软细长的脖子,红色的平安绳扣下边儿是一枚宝石光的珠子,衬着他雪白细腻的肌肤,嶙峋漂亮的锁骨。
  他整个人沐浴在明黄色的暖光之中。
  不过桑渴觉得奇怪,明明是那样柔和的光线,但在他身上却透着旁人看不懂的清寂感。
  他似乎在刻意伪装懒散熟稔,骨子里其实分外冷淡。
  少年的脸原本对着半空,突然就低垂下来,看向她。
  再来便是一双精致过分的桃花眼,黑黢黢的眼珠。
  透着凌厉,试探,打量。
  两张脸相距不到五公分。
  桑渴被吓到,猛地将头缩回,抱着狗,体温骤升心跳声噗通。
  那年她八岁——
  互联网浪潮席卷全国;还珠格格热播,五阿哥永琪在围猎场对小燕子一见钟情;隔壁敲锣打鼓,搬来一个男孩。
  当晚回到家,桑渴听父亲说,那男孩出身高贵,只是暂时落脚在小城,他母亲是他们家的大恩人。
  “小渴,你要好好善待人家。”父亲的眼纹很深像是没休息好,说完还闷咳了两下。
  彼时的桑渴,手里捧着一牙西瓜,懵懵懂懂听着,一不留神竟咬了满嘴西瓜籽,她对着塑料袋连“呸”了好几声,然后用力点头。
  没想到后来,父亲的这句话像是一道诅咒。
  在此后漫长的岁月里,一直缠绕在桑渴的心头,让她动弹不得。
  ***
  “桑渴,回头啊!”
  声音还未完全落下,远处的篮球便直直砸向她的后脑,‘咚’的一声。
  桑渴毫无防备,手中垒老高的书籍掉落一地。身体失重扑向水泥路面,膝盖被粗粝石子滚过。应该是蹭破了皮。
  她上下吃痛,双手本能抱住疼得最厉害的脑袋。
  “都说了回头,你是傻了吗?看,裴哥,她活傻了。”
  那人穿着蹩脚球衣,一边嘻哈调侃一边小跑过来捡球。
  鞋子的摩擦声,球在桑渴身畔近距离弹起又落地的扑通声,一下又一下,并伴着扬尘,声音闷沉震耳。
  桑渴捂着后脑,咬唇等待那阵钝痛还有耳鸣过去,紧接着小声说:“我没活傻。”
  刚说完,视线突然就落到后边,那慢慢悠悠晃荡过来的人身上。
  那人姿态随意,一只手轻松接过杨培东扔过来的球,傍晚天色,少年模样冷峻,高瘦,面无表情的时候十分正经并富有压迫感,一双眼直视前方的球场铁网,手上运球的动作丝毫没停下。
  像是高高在上俯瞰人间的鸷鹰。
  那是...裴行端。
  意识回笼条件反射,桑渴缩回了捂着头的双手,转而将视线移到他的心脏处,谨慎地看了一会,又发现他鞋面上有灰,于是挪到他身前,很自然地,用袖子帮他擦了擦。
  姿态认真虔诚。
  “噗..”杨培东瞪大了眼,似乎对这样的场面已经见怪不怪,但貌似此情此景又因为桑渴的狼狈模样,更添了一丝别样的猎奇感,他捂着嘴笑声扭曲降维。
  “别介,别,我要吐了真的,你玩儿啥呢姐。”
  “鞋子,不干净了,擦一擦。”桑渴看向杨培东,眼神清澈,仿能见底。
  杨培东依旧在笑,笑得前仰后合,末了笑岔了气儿双手叉腰,连连哎哟啧叹。
  这话拐了七八个弯,不知怎么的突然就落到了一直默然不语的裴行端耳朵里,他收回对着铁网的冷淡视线,毫不留情地用鞋底,制止了桑渴正在帮他擦鞋的动作。
  桑渴的手腕被他压在鞋底不能动弹,她抬起头。
  小姑娘干干瘦瘦,身板没有一丁点儿曲线。
  裴行端刚才拍球时的正经荡然无存,他痞笑着弯下腰,跟她对视,“桑渴,今天换教室,你给我搬书。”
  是肯定句,没有丝毫语气方面的起伏。
  他不说话的时候,整个人很安静,一旦这样沉声挨近谁说些什么的时候,整个人就像是变了个人。
  带着一点狡黠的浪痞蛊惑。
  并且,他似乎对于眼前这个狼狈摔倒、到现在都没站得起来的小丫头,有着浓浓的自信。
  她一定会同意。
  桑渴的手腕还被他压在水泥路面上,她轻轻挣动了两下,无果。
  果不其然。
  过了一会,桑渴低着头,轻声说:“好。”
  *
  桑渴长得“不漂亮”。
  这句话她小时候常听人说,日子一长,听着听着也就习惯了。
  不过不漂亮归不漂亮,她也算不得丑,不过是又瘦又小了些。
  她是早产儿,她妈生完她没多久就亏血死了,后面她爹不论怎么养,她也始终不长肉,瘦瘦小小,竹竿儿样的,风一吹就能吹跑。
  不漂亮的原因还有一个,她是单眼皮,眼睛不甚大,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。
  裴行端早些年经常对她打趣说,他以后一定会找个眼睛大大的姑娘做老婆,谢谢桑渴替他排雷了。
  那时候桑渴听见后,说了什么呢?
  她拍拍后脑勺,记不大清了。
  而裴行端的样貌放在当时,似乎只能用妖孽邪性来形容。
  早些年,审美还没有那么超前,那时人普遍都喜欢国字脸,浓眉大眼,方方正正那一类。
  可裴行端不同,他皮肤白,个儿高,五官锐意侵略感强,隆城小地方,他吃得开玩得起,狐朋狗友一堆。
  在他的圈子里,又似乎无人不知桑渴。
  好像从最开始,大多数人才刚刚认识裴行端的时候,那男孩的身后就已经屁颠屁颠跟着一个小女娃了。
  并且,桑渴喜欢裴行端这件事,也似乎早已是众人都心照不宣的秘密。
  她对他好,拼尽全力毫无保留,甚至胜过所有,就连寻常路人都能一眼窥知。

TAG标签: 破镜重圆情有独钟校园天之骄子

汇总

作者其他作品

偏执着迷 作者:锥花

站长推荐

校园偏执着迷 作者:锥花

校园学霸法则[下] 作者:金面佛

校园作对 作者:岑利

校园乖一点就抱你 作者:清叶

校园女配她太甜[穿书] 作者:一只小

校园侧耳 作者:木甜

校园贵族学院的跟班女配 作者:葡萄

校园夕柚有多甜 作者:花间树里

[返回首页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