会员 收藏
选择章节 返回首章 返回列表 来小说

每次女扮男装都成了白月光 作者:南楼北望

玄幻 南楼北望 2020-12-27 收藏

战神裴沐死了。
  她决定忘记所有人。
  转世前,她还许愿说以后想当个男人。
  幽冥之主回答她:“神灵转世七次,就能成为凡人。到时您可以随意选择。”
  她走之后,轮回井边寂静许久。
  一名青年来到这里,沉默地摘下象征天帝的冠冕。
  “帝君?您想做什么?”
  帝君垂眸望着井中,声音清寒冷寂,又藏了一丝如梦的恍惚。
  “……我去找她。”
  排雷:
  1、同一对cp的七世轮回,非快穿。
  2、架空历史,从上古部落开始,结束于修仙版赛博朋克。
  3、半个追妻火葬场,之所以是【半个】,是因为女主并没有站着等虐,男主的狗也并非故意伤害。
  4、每卷有男主番外,【半个】火葬场在番外里面。最后一卷是本卷男主番外+最初的神灵时代番外。
  5、【划重点】HE!HE!HE!
  内容标签: 情有独钟 前世今生 女扮男装 东方玄幻
  搜索关键字:主角:裴沐,姜月章
  一句话简介:昔日好兄弟,今朝白月光
  立意:女人当自强
  作品简评
  豪情荡风雷,何处觅巾帼?六个不同的时代节点,六段风云变幻的架空历史。主角裴沐本是天生神灵,却因故下凡转世。她希望成为一个活得轻松的男人,却不得不先克服七次考验,女扮男装,同时以女人和男人的视角去看待不同的历史场景。在不同的时代中,她最终都寻觅到了自己的责任,认识到女人应当为自己的理想而奋斗,而不是依附于他人的理想。本作文笔清丽含蓄、故事曲折动人,兼具家国豪情与细腻的人文关怀,带来愉快的阅读体验。


第一卷 大祭司

第1章 神木之争
  裴沐知道自己在梦中。
  只有梦中才会同时有猛烈的风雪,和开得放肆的桃花。像谁将春色化作一块宝石,仔细嵌入隆冬。
  风雪是山中呼啸盘旋的风雪,桃花则是由一而百、由百而千,纷纷扬扬的红粉花雨。
  她正仰望着这一切。无数飘飞旋转的雪花中,夹杂着数不清的花瓣;而在雪色与花色背后,是无尽的、无瑕的、蓝得恐怖的长天。
  她正抱着一个人。
  裴沐看不见他的脸。唯有柔滑的、黑亮的长发挨着她的面颊,视野里还有他雪白的衣袍上绣着的银色云纹。
  她想去看清他的脸,但紧接着……
  她醒了。
  ……
  裴沐睁开眼。
  略有些模糊的视野中,映出漫天繁星。
  她正躺在一块巨大而平坦的岩石上,四周是空旷的原野。火光在夜风里摇曳,但所发出的亮光远远不足以与星河媲美。
  星河壮丽,如天瀑流下。
  梦?
  她是谁?
  哦……她是大荒上子燕部落的祭司,裴沐。
  “什么男人……果然是梦。”裴沐抓了一把乱糟糟的头发,打个呵欠。
  她方才睡着了,而且已经把身下的岩石睡得很温暖。
  “阿沐,你又在占卜的时候睡着了!”
  一道不满的女声乘着夜风而来。
  这声音更加增强了现实的厚度。
  也让裴沐动作一僵:完了,被发现了。
  她迅速调整了一下表情,熟练地表达出一种沉痛而后悔、下定决心痛改前非的情绪。
  她坐直身体,扭过头,真诚地忏悔:“我错了,对不起,我不应该在占卜的时候睡觉,睡觉也不应该睡得这么熟,睡得这么熟也不应该睡得这么久……”
  ——砰。
  一杆系着绒羽的石枪擦着裴沐坐着的石头,狠狠嵌入地面,还在夜色中溅出了一串火花。
  裴沐立即闭嘴。
  她盯着距离自己很近的枪杆,叹道:“不愧是子燕部最有天赋的战士,这投枪之威不可小视,必定能一枪杀死一头熊。”
  来人哼了一声,不客气地说:“而你裴沐,不愧是子燕部最没天赋的祭司,占星就从来没有成功过。”
  “能糊弄过去就行啦。这大荒部落、祭司繁多,又有几个能占星成功?”裴沐毫无羞愧之色,反而得意洋洋,“糊弄糊弄、能装神弄鬼就行,所以我就适合躺着‘占星’。”
  “总归我能赢了打架不就好?”
  “你还得意上了!不过也是,除却占卜以外,你倒确实是一等一的战士。”对方又哼了一声,这一回却带着明显的笑音。
  看她笑了,裴沐也就笑了。她盘腿坐在石头上,挥手说:“阿蝉,来坐。”
  妫蝉走过来,长靴踏过沾着露水的草尖,又敏捷地带着其人一跃而上,稳稳坐在了裴沐边上。
  今年二十岁的妫蝉,有一张并不十分漂亮却生气蓬勃的脸,机敏的眼睛和薄薄的嘴唇让她看上去好似山林中娇小又敏捷的花豹。而她也的确是一名出色的战士和部落首领。
  而反观裴沐……
  几乎没有人能忽视那张漂亮的、雌雄莫辨的脸。墨玉般光润浓黑的发丝略带些卷,懒散地垂在小巧的脸旁;肌肤象牙般白皙细腻,轮廓柔和如春溪潺湲。但在这柔和之外,她眉眼和鼻梁的线条又像山脉起伏般清爽利落,令她多了几许凛然锐利之意。
  锋锐与柔和——这种隐约的矛盾气质,令她的美丽更加具备冲击性,令人难以忘怀。
  这位子燕部唯一的祭司,纵然发丝凌乱,也没有穿戴祭司独有的装饰物,却仍像夜空下的火焰,或落在地面的星星,流转着不可忽视的光华。
  妫蝉就不能忽视。
  她双手撑着岩石,看一会儿星星,又去看裴沐。纵然两人一起长大,亲密相处了十余年,她仍会忍不住盯着裴沐的脸发呆。
  只不过,以往她是纯粹欢喜地看着玩伴的脸,觉得比春夏繁花更好看,此时她却满腹担忧。
  “阿沐,”过了一会儿,她终究迟疑道,“你……你还是离开吧。我怕你被他们发现真实身份,那……”
  妫蝉终于忍不住吐露忧思。
  裴沐假装听不懂。
  “什么真实身份?”她一本正经,“我是子燕部最尊贵最光荣的祭司,这不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吗。”
  “阿沐!”妫蝉恼了,“你明知道我在说什么!祭司只能由男子担任,你十多年来隐瞒身份,已经冒了极大的危险,何况往后……”
  她的声音消失在夜风中。
  因为裴沐竖起食指,做了一个“嘘”的手势。
  她微笑道:“阿蝉,小心被旁人听见。”
  一时间,只有星河在无声地倾倒,像静谧而缓慢的河流。
  裴沐是女子,也是子燕部唯一的祭司。
  按照大荒的惯例,祭司只能由男子担任。人们坚信,如果由女子担任祭司,将引来可怕的灭顶之灾。
  如果裴沐的身份泄露,且不说子燕部中的人会如何反应,就是周围的大小部落也不会轻易放过。他们很可能以此为由,将一切灾难与不幸都归咎于裴沐,进而发动战争。
  无论是为了自己还是子燕部的安全,裴沐必须是男子。
  问题在于,最近出了一些变故,可能导致裴沐的身份暴露。
  妫蝉不得不担忧又愧疚。她深知,裴沐是因为她和父亲,才隐瞒身份,十余年如一日地担起祭司的职责。
  “阿沐,无论是阿父还是我,都不曾想过叫你一辈子伪装……我们总以为,很快就能找到新的祭司,然后你就不必再这么小心翼翼。”
  女子长叹一声,英气勃勃的眉眼显露出一种忧郁之情:“可子燕部太弱小,迟迟不能诞生下一位祭司,也没有能力让其他祭司加入我们。直到现在,我们又要去……”
  “阿沐,都是我们对不住你。”
  “什么话?”裴沐打断了她。
  她伸出手,用力地揽住妫蝉的肩,眼中笑意如青山秀水般清爽明澈,叫人不觉要相信她所说的话。
  “你们哪来对不住?我无父无母,被先首领捡回来才有个家。在子燕部,人人都待我好,我过得开心快活得很。”她笑眯眯的,轻快地拍了拍好友的肩,“我就喜欢现在这样的生活,别为我担心。”
  裴沐的话说得真心实意。
  当今世界被称为“大荒”。人类聚居为部落,合力抵抗饥饿与危险。人、妖、凶兽在世上共存,也分享着对天上神灵的敬畏。人们祭天祈福,希望得到神祇的庇佑与指示。
  祭司就是沟通神祇之人。
  不过对部落而言,祭司真正的作用在于养育神木——建木枝条。
  建木枝条外表和桃木无异,但它具备一种玄妙的能力:如果一个部落能养育建木,妖鬼、凶兽就不会在夜晚袭击这里。
  唯有能够养育建木的人,才有资格被视为祭司。
  而十五年以来,子燕部中能够养育建木的人只有裴沐。
  作为唯一的祭司,她在子燕部地位尊崇,几乎没有被人窥探身份的担忧。
  可现在,情况不同了。
  因为独木难支,子燕部已经决定投奔大荒东部最强大的一个部族——扶桑部。
  部族融合后,裴沐必然要听大部指挥,不得不与更多人接触。
  这样一来,她身份暴露的可能性就大大提高。
  所以妫蝉觉得她离开子燕部更好。
  说到底,以裴沐的能力,在大荒生存完全绰绰有余。
  可裴沐坚持说:“我不能丢下你们。子燕部是我的家,这里的人就是我的亲人。而且,要是我走了,你们怎么解释祭司突然失踪?肯定会被大部责怪。”
  “阿蝉,你别担心了。这么多年我都来了,还怕什么?况且我活得很开心,很愿意就这么一直下去。”
  要裴沐说,只不过是女扮男装罢了!她只需要给小树苗浇浇水、说说话,就能吃穿不愁、人人尊敬喜爱,用占星的时间睡觉都可以,这是多么轻松惬意的人生?

TAG标签: 情有独钟女扮男装前世今生东方玄幻

汇总

作者其他作品

这个师妹明明超强却过分沙雕[穿书] 作者:南楼北望

每次女扮男装都成了白月光 作者:南楼北望

站长推荐

玄幻每次女扮男装都成了白月光 作者

玄幻师兄 作者:辰冰

玄幻掌中妖夫 作者:雾矢翊

玄幻魔尊与神尊夫妇的伪装日常 作者

玄幻白月光是假的 作者:扶桑知我

玄幻摇欢 作者:北倾

玄幻妖精都是科举路上的绊脚石 作者

玄幻千万别惹药修 作者:喵很喵

[返回首页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