会员 收藏
选择章节 返回首章 返回列表 来小说

花重锦官城 作者:凝陇

玄幻 凝陇 2020-12-27 收藏

 文案
   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 【注意】:文名虽叫花重锦官城,但与成都无关。
    【阅读提示】
    故事背景:长安街头巷尾的各类诡异故事,一卷一个妖怪或鬼物。
    男主傲娇世子,女主貌美小道姑。
    双处,HE。
    本文虽然参考了唐朝背景,但整体来说是个架空的朝代,所以切莫当真,切莫当真,切莫当真…

    内容标签: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甜文

    搜索关键字:主角:瞿沁瑶,蔺效 ┃ 配角: ┃ 其它:

    金牌编辑评价:
    瞿沁瑶本是长安城一位六品小吏之女,因身体病弱,被父母送到道观拜一位道长为师,从此学了一身降妖除魔的本领。长到十四岁时,瞿沁瑶第一次出门历练,除魔过程中随手救了误入凶山的澜王世子,任务完成后,沁瑶跟澜王世子各回各家,各找各妈,本以为两人从此再无交集,谁知长安城里接二连三发生诡案,将两人的命运重新绑到了一起。本文从一座闹鬼的凶山引出男女主的相遇,笔锋新奇,引人入胜,之后在长安城内接二连三发生的一系列诡异事件,更让人欲罢不能,恨不得一口气读完,每一个小故事看似各自独立,背后却有隐隐有某种指向,将一系列故事串联起来,故事新颖,情节跌宕起伏,可谓精彩,值得一读。
   
    第1章
   
    蔺效目光沉沉地打量着眼前的村庄。
    跟他以往见过的民宅不同,这间村庄的布局可谓毫无章法,几十间村舍由北往南毗邻而建,外观简陋粗鄙自不必说,由于占地并不富余,甚至连格局都显得异常逼仄。
    几间屋舍前还挂着早已褪色的衣裳,每一处屋梁下都结着厚重的蛛丝网,满目荒凉,处处破败,惟有村头枯井旁静卧着一只红色釉漆面的拨浪鼓,颜色还保留着当初的鲜亮,似乎是这个村庄唯一与文明接轨的事物。
    蔺效缓步走至井前,弯腰将拨浪鼓拾起,拭去鼓面上的积尘,转动鼓柄,两粒圆鼓鼓的鼓坠便敲击鼓面发出“咚-咚-咚”的钝响。
    凝神一听,仿佛还可听到稚儿憨憨的笑声。
    蔺效眯了眯眼。很显然,这是个荒废了有一段时日的村庄,村庄里的每一处景象都表明它曾经热闹非凡过,却又诡异地在某一时刻嘎然而止。
    他想到自己和部下已被困在这山中整整一日,无论他们使出何种办法,都走不出这座诡异的山,不知道跟眼前的无人村庄有没有关系?
    一阵阴测测的风打断他的思绪,那风如有实质,绕着他的脚边盘旋一圈,便恶作剧似的吹起他宝蓝色衣襟的下摆。
    紧接着一双白皙如玉的手缠上他修长笔直的双腿,身下低低响起女子娇娇的呢喃:好俊的郎君——
    蔺效瞳孔猛地收缩,想也不想便拔出腰间宝剑奋力往身下一刺。
    却发现着力处空空如也,眼前连一个鬼影都没有。
    蔺效心跳如鼓,如玉的鬓角渗出豆大的汗珠,方才那双手的触感如此真实,绝不会是自己的臆想。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?!他猛地抬头怒目四顾,手中宝剑感觉到主人骤然勃发的杀意,发出嗡嗡剑鸣。
    他素来不信鬼神之说,但从进山那一刻起,周遭发生的一切便已超过他的认知,走不出去的山,无休无止的鬼打墙,骤然出现的无人村庄。最要命的是夜色正加快脚步到来,眼前的村庄很快便会被一片黑暗所笼罩。如果真有鬼魅,朗朗乾坤下也许还能有所顾忌,到了夜晚,又会以什么样的方式呈现在自己眼前?
    山雾渐渐浓聚,暮风送来零星的驼铃声,将蔺效的感知拉回人间。
    “得-得”的马蹄声由远而近,一行七八名骑士纵马奔进了村庄。
    马上大多是英武挺拔的年轻男子,他们周身散发出蓬勃的生命力,只齐齐一扬鞭,便气势如虹地将周遭浓厚的死气一力劈开。
    蔺效耳边仿佛能听到黑暗裂帛的声音,方才诡异的景象一瞬间随风消散而去,他心定了定,将犹自发出嗡嗡剑鸣的宝剑缓缓收回剑鞘。
    骑士中领头的少年约莫十六七岁,生得白净俊秀,岁月的刀锋尚未在他稚嫩的脸上留下痕迹,他带着凛然的神情直奔蔺效而来,甫一下马便急匆匆开口道:“主子,属下几个去四周察看过了,这村庄周围没有村民,没有客栈酒馆,连寺庙都未曾发现!”
    蔺效没有接话。没有客栈酒馆早已在意料之中,这座村庄处处透露着诡异,当初一定发生了极为骇人之事,才会将一座村庄一夜之间变成一座死城。
    但连寺庙和道观都没有……
    蔺效回身望向村庄,暮色中的屋舍们仿佛有了黑暗的生命力,沉默地与他对望。破败的窗棱后鬼影憧憧,简直下一瞬便要破窗而出。
    那种令人绝望心悸的感觉又来了,蔺效极力收敛心神,将视线生硬地移至他处。
    看来不只是民间的老百姓自发对这座山退避三舍,就连当地官府都下定决心将与这座山与外界沟通的桥梁连根切断,有意将其变成一座死山。
    “主子!”名唤常嵘的少年打断了他的思路,紧接着一个灰头土脸的道士从马上滚落到他脚前。
    这道士被常嵘身后的将士拘在马上,身上的道袍脏兮兮的,与暮色泯然一色,再加上蔺效方才心神不定,一时倒未曾发现多了这么个大活人。
    “咱们下山探路时,看到这道士鬼鬼祟祟跟在咱们身后,问他为何会出现在此处,他却支支吾吾,属下怀疑他意图不轨,便将其拘了来了。”
    很像常嵘的一贯作风。
    蔺效不置可否,皱眉看向眼前的道士,年纪约莫四、五十岁,八字眉,山羊须,跟身上的脏道袍相反,面皮倒很白净。
    他一边唉哟叫痛,一边怒目瞪向蔺效等人,开口骂道:“你们这些小郎君(注1),生得人模狗样,行事却这般粗鲁无礼!”说话时口音有些怪异,仿佛想极力咬准每一个音节,由于太过刻意,反而显得生硬。
    蔺效冷眼注视着道士,开口道:“你是何人?为何出现在此处?”
    道士并不回话,犹自愤愤不平地数落着,一旁的常嵘渐渐面露不耐,“嗖——”的一声,拔出腰间的佩刀。
    道士魂魄当即吓掉一半,捂着脖子哎哟哟滚出去老远,仿佛只要滚得稍慢些,常嵘的佩刀便要叫他脑袋搬家。
    “有话好好说!这位公子!有话好好说!”
    常嵘将佩刀在空中挥舞出一个漂亮的弧度,刀尖远远地指向道士,怒声道:“好好说?咱们被困在这破山中整整一日了,别说活着的人,就连一只飞禽走兽都没看见,你这道士好端端地蹦出来,又这般形迹可疑,不用说,这山里的陷阱多半是你捣的鬼!小爷现在就杀了你,免得你再变出别的障眼法来害人!”
    道士气急,“你这小郎君好不讲理!”
    见常嵘气势汹汹果真提刀大步而来,又连滚打爬地一壁躲一壁喊道:“你若杀了我,就真的走不出这座山了!你可知此山是何来历?!”
    蔺效听得此话,心中一动,回身对常嵘使了个眼色,吓唬吓唬也就得了,不管这道士是何来历,能出现在这人迹灭绝的山中,对此时被困在山中的他们来说,总算带来了一线生机。
    道士见常嵘收刀回鞘,悬着的心总算放回了肚子里,他擦了擦鬓边的汗,刚要开口,抬头望见只剩残残光晕的斜阳,面色一变:“唉哟不得了!太阳就要落山了,诸位将士速速跟贫道一道下山,天黑之前若还未下山,可就真就走不出去了!”
    蔺效心头一紧,道士的想法跟他不谋而合,不管村庄里此前发生过什么,但能让当地官府至今都对此山退避三舍,那骇人的事物多半还在此山中。
    事不宜迟,他大步往马前走去,“常嵘带领道长在前带路,其他诸人紧随身后,任何人不得掉队!”
    众人领命,常嵘仍将道士像来时那般丢在马上,一马当先,率先在前开路。
   
    第2章
   
    在遇到道士之前,他们早已将下山的这条路来回走了七八遍,每当快到山底时,便会莫名其妙出现一条岔路,将他们又拐回半山腰。
    还记得当时常嵘开玩笑地说:“莫不是遇到鬼打墙了?”说他小时候听家中母亲说起,往往这等偏僻阴冷的地方容易出这等怪事,好端端的道路突然变了样,将赶路的行人迷惑得神魂俱乱。
    将士中有位叫魏波的闻言连连附和,并说若真遇到了鬼打墙,倒也有法子对付。
    鬼打墙最怕两件物事:一是污言秽语,骂得越凶,这阵法越容易破。
    二是童子尿。——听到这,众人哄堂大笑。常嵘笑得最大声,拍着魏波的肩膀嚷道:“咱们这些人别的拿不出,童子尿倒是管够!就连主子,我也敢打包票他还是童子身的!”
    蔺效没想到常嵘连他都敢打趣,板着面孔训斥了几句。

TAG标签: 甜文情有独钟天作之合灵异神怪

汇总

作者其他作品

谁动了我的听诊器 作者:凝陇

花重锦官城 作者:凝陇

站长推荐

玄幻花重锦官城 作者:凝陇

玄幻每次女扮男装都成了白月光 作者

玄幻师兄 作者:辰冰

玄幻掌中妖夫 作者:雾矢翊

玄幻魔尊与神尊夫妇的伪装日常 作者

玄幻白月光是假的 作者:扶桑知我

玄幻摇欢 作者:北倾

玄幻妖精都是科举路上的绊脚石 作者

[返回首页]